二级树形菜单

名师工程
 
 
当前位置:首页 >> 质量工程 >> 名师工程 - - 北京市教学名师:崔敏

质量工程——名师工程
信息来源:宣传部   发布日期:2011年12月22日

北京市教学名师:崔敏
 

    崔敏,男,汉族,中共党员。崔敏同志1961年毕业于北京大学,同年被分配至中央政法干部学校(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前身)工作,在公安教育战线耕耘的45年里。他情系公大、痴心育人,将毕生精力奉献于三尺讲台,桃李满天下;他督学极严,但于学业之外,却把弟子们视同儿女,极尽关爱之情;他深知“授人以鱼,不如授人以渔”的道理,因而常给学生讲授发现问题、分析问题、解决问题的方法,并通过评改文章,让学生自己领悟从选题、立意、谋篇以至写作的一般技巧,使学生们在学习知识和提高能力上双双受益。2003年他荣获北京市“五一劳动奖章”,2006年被评为北京市教学名师。
     崔敏在诉讼法学、证据学等领域有着精深的造诣。多年来,他先后主持完成了《刑事证据的理论与实践》、《毒品犯罪的发展趋势与遏制对策》、《毒品犯罪证据研究》等3项国家社科基金项目,出版专著10部、主编法学教材20余部,主编、参编各类专业书籍20余本,发表学术论文250余篇。其中,他主编的《毒品犯罪发展趋势与遏制对策》一书获国家图书奖、公安部金盾图书一等奖、公安部软科学研究成果一等奖;他的个人专著《中国刑事诉讼法的新发展》获北京市第五届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二等奖;他的论文《沉默权问题论纲》获北京市第七届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二等奖。2005年,人民法院出版社出版的《当代中国法学名家》收录了他的学术观点、理论贡献及主要著作目录。
     一、劲节其人
     崔敏一生酷爱翠竹,倾慕其色、气、节,故其书斋名曰“劲竹书屋”。走进他的“劲竹书屋”,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幅笔法迥劲的《座右铭》:“认认真真做事,清清白白做人,不贪图安逸享受,不追求名利地位,不趋炎附势,不人云亦云,待人以诚,治学以精,追求真理不随波逐流,独立思考不盲目信从。愿学青松劲竹,永葆亮节清风。”
     铭文是崔敏亲撰,字却别有来历。那是1998年7月,崔敏赴云南进行毒品犯罪课题调研。一日,来到风景秀美的丽江市黑龙潭公园。看到一位残疾人开的书画店,店主人是纳西族人,名叫和志刚。他因儿时不慎触了高压电,其双臂被截除,但他身残志不残,刻苦锻炼,曾得过残疾人运动会的长跑冠军。进入中年后改学书画,练就了用嘴叨着毛笔“写”出一笔好字的绝活。崔敏钦佩这位残疾者的毅力,遂请他“口书”了这幅《座右铭》。回京后,将其悬于书桌上方,用以自警自勉、砥节砺行。
     崔敏一生坎坷,几经磨难。在史无前例的“文革”中,他刚进“而立之年”,竟被诬为“杀人凶手”的嫌疑对象,从此蒙受10年不白之冤。十分难得的是,十年煎熬,千磨万劫,崔敏却始终未向恶势力低头,没有放弃过对信念与良知的坚守。
     随着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召开,崔敏紧跟思想解放的步伐,以不惑之年介入理论界与法学界的争鸣与探讨。他起步虽晚,但起点较高,第一篇论文就在《人民日报》发表。此后,在20多年里竟有250余篇论文、10部专著问世(包括主持的3项国家社科基金项目成果),可谓大器晚成,硕果累累。但他为此付出的心血与代价也是常人难以想象的。他曾言,一生长处不多,唯“刻苦”与“坚韧”敢与任何人比。一旦踏上了治学之路,他便义无反顾,以其敏锐的洞察力和坚韧的毅力,触及了一系列重大、复杂的严肃课题。无论研究任何一个问题,他都一丝不苟、精益求精。为论证某一命题或阐述某一新见解,经常通宵达旦彻夜不眠,甚至连续熬夜多日。当年在那既无空调又无电扇的陋室里,盛夏伏案写作,汗流浃背,腕肘长满痱子以至于溃烂仍不管不顾奋笔疾书。如今崔敏虽近七旬,仍每日工作十几个小时,教书育人,笔耕不辍。板桥咏竹诗云“咬定青山不放松”,最能表明崔敏的执着境界!
     崔敏一生最敬重三种人:一是品行端庄;二是才智横溢;三是不说假话。三者皆备,乃是完人。但世上完人不常有,谁都会有某些缺点,这些缺点或错误只要不涉及品德方面,都可以谅解。但如果品德不好,去干各种损人利己的事,甚至干各种伤天害理的坏事,那样的错误就不能谅解。崔敏教书,历来首重育人,他认为品德之养成远重于知识之传授。每届新生入学,崔敏所讲的第一课必是从如何做人开始。对当今社会上出现的弄虚作假、坑蒙拐骗、贪污腐败现象,崔敏一向深恶痛绝。他时常告诫学生:你们将来从事公安、政法工作,难免要接触社会的许多阴暗面,一定要培养能够自觉抵制各种侵蚀的本领,像莲花一样“出污泥而不染”。其自律之严、诲人之诚,深得学生敬重。
     崔敏治学,坚持一不唯书、二不唯上、三不迷信权威、四不随波逐流、五不盲目信从、六不说违心话,惟追求与服从真理。基于这样的理念,他新近出版的专著即命名为《求真集》。对学界极少数人弄虚作假、抄袭剽窃等学术不端行为,崔敏更是极为蔑视。他始终认为,社会科学是国家重要的“软实力”,只有付出艰辛的劳动,才能创造出足以支持我国与国际竞争的“软实力”,有人不学无术却擅长于欺世盗名,实乃学界败类。为学术打假,他得罪了一些人,也吃了很多亏,但始终矢志不渝。在他心中,学术圣坛理应是纯净圣洁之地,绝不允许抄袭剽窃者玷污。
     二、清峻其文
     人有劲节,文有风骨。崔敏自踏上治学之路后,先后涉足哲学、政治学、法理、法律史学、宪法学等领域,最后专攻刑事证据学和刑事诉讼法学。深厚的学养与多年的积淀,再加上人生的磨砺,为崔敏的文章锻造了风与骨、魂与魄。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崔敏的文风,最合适的莫过于刘勰在《文心雕龙??风骨篇》中提出的“风清骨峻”。“风清”意指文意鲜明爽朗,“骨峻”则指语言精要劲健。两者均是崔敏的追求,并且一以贯之。
     崔敏常说,他做研究、写文章有个基本的出发点,那就是一定要有感而发、有的放矢,言之有物、言之成理,而不可矫揉造作、空话连篇。他曾提及进行理论研究恪守的三条原则:(一)探索新领域和新问题,论及他人还没有讲述过的新观点或新见解;(二)发现别人讲错了的问题,尽可能予以补正;(三)对于别人已经讲过,但似乎讲得不清楚、不准确或不通俗的问题,作进一步的发挥,力求使其深入、透辟或者尽量表述得完整准确、通俗易懂。对于好文章,崔敏提出“五度”的高标准,即要有高度、深度、广度、厚度、力度,“五度”皆备,才能算得上一篇好文章。观乎崔敏所撰250余篇论文,他对这些原则与标准可谓恪守不逾。
     崔敏治学,提倡理论联系实际,反对故弄玄虚。在他看来,研究法学,特别是诉讼法学,必须面对现实,密切关注立法与司法实践中的重大问题。20余年来,崔敏曾主持过3项国家社科基金研究项目——《刑事证据的理论与实践》、《毒品犯罪的发展趋势与遏制对策》、《毒品犯罪证据研究》。无论从事哪一个项目的研究,崔敏都是首先带领课题组进行大量的实地调查,广泛收集司法实践中的典型案例和疑难问题,而后再进行理论思考,最后提出解决问题的方法或思路。
     近些年来,我国的法学研究呈现出百家争鸣、百花齐放的可喜局面,介绍西方国家法学成果的译著也大量涌现,这对促进我国的法学研究无疑是一件好事。美中不足的是,有少数学者不屑于了解中国的国情,不愿意进行深入的调查研究,一味称颂西方,言必称英美,甚至连行文遣句都摹仿倒装句之类的洋腔洋调。对于此类现象,崔敏历来不以为然。他始终认为,各国的历史、文化、传统、国情、民俗都有很大不同,生搬硬套西方的那一套,只会造成南桔北枳的效果。更何况,面对新的社会形势与新型犯罪的激增,西方法律制度也在不断发展变化。人家曾经走过的弯路,如果我们再去重蹈覆辙,岂不自讨苦吃?因而,他认为,引进与借鉴是必不可少的,但崇拜洋人和全盘西化的主张与态度却不足取。
     崔敏对文字十分考究,在推敲上极下工夫。文风上,他一向提倡犀利劲健、铿锵有力。给学生改文章,他有个“复古”式的习惯,常让学生自己朗读,他则在电脑上边听边改。学生于朗读中,已对文句拖沓、罗嗦、冗余之处多有所悟,再经崔敏稍加点拨,便会豁然开朗。这种方法,对于培养语感、锤炼文风,颇有奇效。凡经此训练者,无不深受其益。崔敏深知“授人以鱼,不如授人以渔”的道理,因而常给学生讲授发现问题、分析问题、解决问题的方法,并通过评、改文章,让学生自己领悟从选题、立意、谋篇以至写作的一般技巧。
     2005年4月,媒体披露了佘祥林“杀妻”冤案,崔敏十分关注此案,曾在一周内连撰两文送《南方周末》发表。一篇是4月14日刊出的《佘祥林冤案检讨》,另一篇是4月21日刊出的《佘祥林冤案重审程序四大质疑》。两文均直言陈弊、观点鲜明,且文字精健、气势如虹。在文章写出初稿后,他叫来自己两位博士生,让学生一遍一遍地读,他一遍一遍地改,如此反复,直道满意才收笔。两文发表后,被多家媒体转载,影响很大。就连报社编辑郭光东博士也啧啧称奇:想不到老先生还能写这般雄健的文章!
     三、拳拳其情
     崔敏虽然秉性耿直,仪态端严,却是个敢爱敢恨的性情中人。于国于民,于亲于友,于师于徒,崔敏都有一腔拳拳真情。他一生不求名利、不攀权贵,却有强烈的济世情怀。改革开放以来,他紧随思想解放的潮流,从为“法律面前人人平等”和“客观主义”正名、阐释法的社会性与继承性,到力主废止“9?2决定”、废除“免予起诉”、取消“收容审查”、呼唤法制文明,再到研究黑社会、毒品犯罪和强调慎用死刑等,他始终未离时代主题与民生关怀。
     崔敏生性直率、倡言无忌,在中央政法委召开“刑事诉讼与司法公正”研讨会上,他力陈要改善党对政法工作的领导,主张废除由政法委协调定案的潜规则。在他看来,只有“知无不言,言无不尽”,才能真正体现一名共产党员的忠诚和学者的本色。
     崔敏已近古稀之年,仍壮志未已,以悲天悯人之心,关注和研究死刑问题。他多次寄语学生:在我的有生之年,希望能看到中国大幅度减少死刑的这一天,如果看不到,希望就寄托在你们身上。殷殷期盼之情,让学生们无不动容。
     崔敏督学极严,但于学业之外,却把弟子们视同儿女,极尽关爱之情。每逢佳节,无论端午、中秋,崔敏家都十分热闹,十多名博士生、硕士生往往汇聚其宅,打打“牙祭”。好酒、好菜,粽子、月饼,看着学生们饕餮式的“扫荡”,崔敏总是十分高兴。2006年元旦,崔敏又把弟子们召集起来,带领大家参观了刚刚开业的首都博物馆。整整一上午,崔敏带弟子们看古物、讲历史、说人文。临近中午,又请大家去“南来顺”吃涮羊肉,让学生们备感亲切和温暖。他的身上,体现了严与慈的统一,无怪乎学生们不仅“信其道”,而且“亲其师”。
     2003年崔敏获得了北京市“五一”劳动奖章,2006年又被评为北京市教学名师。他用自己的一言一行,为年轻的后来者们树立了典范。